首页 怪奇物语 灵气复苏:我真的不是灵界之王
灵气复苏:我真的不是灵界之王
3169 总点击
345 总推荐
2 周推荐
更新至
更新于
2022-11-26 09:47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118 总字数
作品信息
目录(402章)
作品简介

在残夜里进入被诅咒的世界! 
唯有举起火把,在世界树的年轮上焚出一句…… 
“赞美玩家!”

第一章:垂死病中惊坐起

“我……进ICU……是……怎么回事?”

“快联系主治医生……”

“失血……多……人呢……纱布……”

“心率和血压……下降……”

“……”

眼前的世界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但是很快周围的火光逐渐暗淡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块透明的屏障,上面的灰尘缓缓坠落,像是沙漏里的沙子一般有了实体。

即使少年现在有些看不清情况,但是他能感觉到周遭的环境发生了异样的变化,莫非他是在濒死的时候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面前的镜子逐渐变得透明如水晶,映衬着外面的白月光里出现一副骷髅骨架,镜子里的少年被绑在了双椅上,他的骨架上面一只千足蜈蚣在盘绕,从肋骨扒到脊髓,最后两根触须触摸到脖颈。

陈明倒吸口凉气,他试图挣扎,但是他的双手就如那副骷髅一样被捆绑在了凳子上。

那是一个铁椅脚靠将他锁死在了4方角的夹角处,换言之,他现在因为某些特殊情况被他人拘禁在这里。

在最后的清晰记忆里,他只知道自己与人在酒桌上发生了冲突,双方就着酒劲桌子……被掀了,乌鸡哥?

他自嘲的冷笑一声,明显他现在状况根本不是能开冷笑话的时候,但他却脑海中莫名想起乌鸡哥点菜的场景。

少年就是这样一个玩心很大,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社交恐怖分子。

这是他最疯狂的一次,但显然也成了他最糟糕的一次,酒品真是太差了!

忽然那根蜈蚣从脖梗处的皮肤往外钻,它能清晰看到镜中的自己,白骨上露出血渍,随之骨头咔嚓的剧烈响声在耳边游走。

陈明挣扎的更加剧烈,“靠!”

然后就在这时,镜子上面出现清晰的碎裂纹,像是窑瓷那样光滑的裂纹,颇为赏心悦目,异种的世界迷离而充满着色彩与光影,仿佛是一块展现网络世界和游戏世界的显示屏

周围的黑暗之中烛火再度亮起,火光并不是呈扩散放射状,而是像雷霆一样向四周奔走的蟒蛇。

它将世界撕成了成千上万个小块,“触发特殊条件能力——雷蟒,环境火光蔓延程度30%,灵力扩散程度47.3%,力量范围扩展至80%,封闭领域解除!”

空气中游走的巨大电弧如同电火花炸裂,像是焊接车场,那些火花离陈明越来越近,电磁在他的脑门处产生痛感……

在恢复意识之后,陈明被一个人背在了背上,那人身上散发出血腥的味道,呛得咽喉道抽搐。

那人撞碎了天台处的玻璃,随之移动,费了很大的功夫才从精神病院里面逃得出来。

陈明感到耳边有阵阵耳鸣……

像是恶兽散发出的嚎叫,但是陈明似乎清晰的意识开始瓦解,他两眼一闭昏死过去,此时他的耳边只余下女人焦急的声音,“果然啊,还是晚了一步嘛!?”

在濒死意识即将崩碎时,世界再度陷入黑暗,但他的面前燃烧起赤火的帘子。

在帘子的背后,是一个桌子,上面有一盏孤灯,孤独里面有三盆火,像是天秤般吊起三个悬浮的小球。

其中一颗小球内的烛火熄灭了,左下最矮的那一撮蜡油,由流动变成凝固状,直到滴在桌子上,变成半乳白色的固态。

“你还有两条命……不要轻易地死去!神明会注视着你的……窥灵玩家!”

陈明两眼一睁,他竟然身处于一条黑暗的走廊之中,背后有另外一个妩媚的声音在抓挠他的神经。

少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汗毛竖起,他急速的转身,将危险面朝自己,在他的面前,只有那面透明如琥珀的镜子。

在镜子里面一个蛇蝎的女人正吐着蛇信子,但这条蛇蝎在自己的身体两侧长出细小的肢体 。

如一只蜈蚣的爬行动物从镜子里面缓缓爬出,但少年根本无法动弹,他的双脚双手都像被铁链锁捆绑住一样,任由那只蜈蚣爬上自己的大腿。

“触犯封闭陷阱,蜈蚣监狱,陷阱领域已展开23.7%,精神状态下降20%,肢体力量下降12%,剧毒效果触发7%,领域等级为D!”

但这时陈明醒过来,他甩起左腿摁住蜈蚣的半截身子,那正如手臂大的蜈蚣,连带着披在它身上紫色纱裙搅合在了一起。

而此时手上沉重的感觉消失,而那面镜子也分为两半,陈明死死摁住那只蜈蚣,直到他再也不能扭动身体,而镜子中破碎的地方有一张油画,但是由于镜子裂为两半呈现的模样几乎天壤之别。

“击败陷阱领域,恭喜你!窥灵玩家,解锁古堡特殊场景,腐败的美人画!以及特殊道具蜈蚣千足……您已获得进入‘烛火’集团的资格。”

美人画一边是润红软弹的肌肤,另外一边是腐败甚至有蚊虫叮咬的腐烂皮肤,两个人共同构造一幅端坐着的美妇人,姿态颇像是蒙娜丽莎,但是她的嘴角不只有笑意,还有另外一半属于腐烂和破败的邪魅……就算是明媚的白天与充满诡异的黑夜。

然而镜子缓缓掉落,露出背后用血写下的一句话,“我要去找到‘我’!醒来!”

“病人的心律恢复正常……”

“有了生命……脉搏……”

“情况稳定了……去通知家属……”

陈明在一张舒适的白布床上醒了过来,他的脑门处隐隐作痛,少年看向一旁的姐姐。

极美的妇人眼眶处有着晶莹透亮的泪水,从她眼角的美人痣处流下,她想过来拥抱少年。

但是陈明此时头上贴了纱布还缝了针,脚上打着石膏,甚至是脏器都有一部分的损伤,不像是可以亲密接触的样子。

女人的手抚摸着少年的面颊,那里还有一处淤青,妇女的声音温和中婉约里带有一丝有母性味道的情愫,“你没有必要为姐姐出这口气的呀……你总是长不大……喜欢意气用事!”

“这点不用你担心,再加上也不是为了你,只是单纯看那些混蛋不顺眼而已,他们那样调戏你,还要你穿着那种俗套的衣服去陪客户,你不觉得羞耻吗?”

陈梅兰只是婉尔一笑,她的笑中有一丝苦涩的味道,像是一个心结的桃花,带有一片残红。

“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点事情去忙!”梅兰将已经切好的果盘放在少年倚靠的床台边,随之缓缓关上门,洁白如雪的房间里面只剩下一丝说不出的寂静。

“我去找到‘我’!”

人一旦闲下来就会思考很多事情,陈明脑海中不断滑过这样一句不明所以的句子,但是此时就在他恍惚之际,看到一旁的镜子里出现了另外一张自己异样的脸,不是他的侧脸,而是一个没有任何伤疤,眼神如同鹰隼,咄咄逼人,似乎眼神里面藏了一把刀子的家伙……犀利的目光看向少年。

“‘我’是你的灵……而‘我’就是我!”

酒墨
签约作者
1作品总数 118万作品字数 26天本月更新

作者有话说

作者大大正在奋力码字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