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在大唐猎妖军当伙夫
我在大唐猎妖军当伙夫
1348 总点击
0 总推荐
0 周推荐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209 总字数
作品信息
目录(834章)
圈子
作品简介

别人穿越的目标是建功立业,陈玄帆的目标是炫饭,疯狂炫饭。
吃饱,吃好。
醒了没几天就吃空了家里的米缸。
老母亲含泪掏出了一件定亲信物。
他揣着信物进城,找到了万家.
还以为会是退亲桥段,到时候再喊一声莫欺少年穷把剧本走完,最重要的是讹点银子吃饭。
结果没想到万老爷人挺好,给他找了个铁饭碗——县衙牢房当狱卒。
初步实现了吃饱的愿望。
狱卒干了没两天,因为他太能干(饭)了,又被塞去了猎妖军。
从此,往吃好的未来迈进。
江湖传闻,猎妖军中谁惹谁,都不要惹伙夫。
因为只有最强的人,才能决定大家每顿饭都吃什么。

作品荣誉

暂无荣誉

支持作品

本月票数

0张

本月捧场人数

0人

第1章 穿越后我吃空了家里的米缸

“孙子,你记住,咱老陈家祖祖辈辈骨子里所坚持就两样东西,种地和吃饱饭。这是家训,走到哪里都不能忘了!”

“儿啊,你快醒醒吧,老陈家没了你就要断根了。娘也没想到给了你这传家宝,还能害了你呀!娘虽然是你的后娘,可娘是真没想过害你呀。你快醒醒!这要是让你阿耶知道,可怎么交代呀!”

“吃饱!吃好呀!努力奋斗!加油啊大孙子!”

“儿啊,娘再也不嫌弃你能吃了,真的,不骗你……”

……

耳边爷爷苍老沙哑但掷地有声的嘱咐和床前妇人的哭诉,交织在一起。

让床上躺的笔直闭眼装睡的陈玄帆,有一瞬间的恍惚。

脑海里忍不住就来了一个,穿越者灵魂自问三连。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干什么。

五岁以前,陈玄帆想的是,就他这资质,自己当个科学家都绰绰有余。

五岁以后,陈玄帆想的是,实在不行呢,自己当个大老板也能凑合。

十几岁了,陈玄帆想的是,再怎么垃圾,自己也该是月入过万的人。

没想到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实际工资到手不到三千。

终于在工作了两年后彻底躺平。

干脆辞职成了自由职业者,括号——间歇性无业游民——括号完了。

白天当骑手送外卖,和小区保安吵架。

晚上当保安看大门,骂来送餐的骑手。

日子过得十分有趣且充实。

直到几天前,陈玄帆年过百岁的爷爷,一个电话把他这个孙子招回家。说是身体不行了,要把传家宝留给他。

敢不回去老头就要绝食。

到底是相依为命多年的祖孙,不能看亲爷爷饿死。

当晚就斥巨资坐网约车,花了不到十块钱,回到了爷爷住的小区。

有幸见到了那件传家宝。

一条古铜色的链子上,挂着一口带着锅把的,戒指这么大的黑铁锅,一把银黑的配套迷你小锅铲,一把同色的迷你小炒勺,例外还有一把后刀背上有一排铜环的菜刀。

链条上点缀着几颗黄豆大小的铜制铃铛,一晃动有清脆的叮铃声响。

链子的一头,有一个耳环似的卡扣,另外一头则是连着一个小发夹。

爷爷让陈玄帆蹲下,然后将链条上的扣子,卡在了他耳朵中间的位置上。然后将链子另一头绕到他的脑后,夹在另外一侧的头发上。

这条链子就变成了,一个很别致的头饰。

做工精美讲究,戴在耳后走动间泠泠作响。

见爷爷高兴就没取下来。

陈玄帆照了照镜子,觉得还行,不算难看。准备回去拍个照片,也在朋友圈炫耀一番。

咱祖上也是阔过的。

当晚就爷俩吃掉了特意多放了一碗米,做出来的一大锅米饭,和一桌子好菜。

第二天,爷爷就在微笑中过世了。

之后几天的时间里,浑浑噩噩的将老头后事料理完,悲伤的陈玄帆连着睡了两天才缓过来点劲儿。

结果没想到,再睁开眼,看到的不是自家老旧的天花板。

而是低矮的茅草黄泥屋顶。

刚张开眼,几块指甲盖大小的黄泥,正好落下,其中一块掉在了他眉心上。

陈玄帆无视了鼻端陌生的土腥气,淡定的闭上眼睛。

抬手,屈起食指,将额头的泥点子弹飞。

然后心中默念,一定是还没睡醒,接着睡。

可是睡不着了。

饿的睡不着哇。

这时候中年妇人来了,拍着他的胸膛连连哀叹哭嚎。

这女人的手劲儿挺大,敲的他胸口疼。

再仔细一听,这自称是他娘的女人,还是个后娘。

也有一个传家宝,刚给了他。

闭着眼睛的陈玄帆下意识的,用手在耳朵后面摸了一把。

……串着黑铁锅、炒勺、锅铲、菜刀、铃铛的链子。

果然在。

怪不得感觉有点硌得慌。

看来他之所以穿越,和这东西脱不了关系。

妇人在陈玄帆手动的时候,就不再哭了,就这么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破口大骂:“你个小没良心的犊子,诚心吓你娘是不是?早就醒了你连个屁都不放!害的你娘我掉眼泪,你作死呢?”

在她的叫骂声中,陈玄帆明白,指望这个娘给自己做饭是不可能了。

所以他直杠杠的坐了起来,然后翻身下床。

将破烂的草鞋当拖鞋趿拉着,走出了这间矮小狭窄的茅草屋。

外面天气很好,太阳也暖和。

风不热不燥,吹在身上刚好。

由此可以得知,此时应该是春天。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太阳还没完全下山。

余晖灿烂。

陈玄帆仰头感受了下这真实的温度,再次确定。

他穿越了。

脑海中关于这里的记忆很零碎散乱,几乎提取不到有用的信息。

但那些仅有的画面,又如此的清晰,就像是他亲身经历过一样。

原主也叫陈玄帆,是个心思单纯的人。

单纯的只知道吃、睡和干活。

房间里不可能有镜子,但院子里有水缸。

饿的不确定还有没有尿能照照自己,所以陈玄帆打了一桶水,凑到水桶前,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

……黢黑的脸上全是黄泥土坷垃遇水后的痕迹。

还有黑灰和不知道哪里沾上的青红颜料。

头发倒是勉强扎了一个稻草,绑了一个高马尾在脑后。

陈玄帆伸手就要洗脸,不过在手接触到水面的时候,他停住了。

“要不,先喝点?”

这水看着挺甜。

当然,也可能是他饿的心里冒火产生的错觉。

双手捧着水桶,嘴凑到桶边。

就是“吨吨吨”的一通漫灌。

眨眼间再放下,桶里水已经没了一半。

肚子里火烧一样的饥饿感也缓解了一些些。

然后就是洗脸。

脏脸脏手遇到干净的水,下一秒三者就都脏了。

陈玄帆洗完脸的水,比美术生画油画涮笔的桶都精彩。

搓洗了好几遍之后,他突然发现脸上似乎不仅是泥和不知名的涂料,还有一层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就用手抠了抠。

抠下来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灰黑色的东西。

“这……该不会我身上都是这样的陈年老垢吧?”陈玄帆脸色一变,拉开破烂的衣服看了眼自己的胸口。

很白,比一般的男子都白,也很干净。

不像是在身上养着那么多灰的样子。

放心了一些。

把脏水倒掉,又接了一桶水,专心致志的抠起了脸皮。

陈玄帆的后娘站在屋门口看着他的这一番动作,看到这终于忍不住的骂道:

“你个小兔崽子!我还以为你脑子正常了,原来还是个傻蛋。竟然用老娘的水桶洗脸!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好小子,我今天非得……”

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陈玄帆回头去看她。

她看到了陈玄帆洗干净又抠掉了一层灰之后的脸。

小白脸。

纯纯的小白脸。

长眉入鬓,眉峰如刀裁过。

眼睫似鸦羽,目中有朗星。

鼻梁高,翘鼻尖。

唇色粉嫩。

宽额头窄下颌。

水滴顺着流下来,让她想起了去年村里河塘挂了露珠的荷花。

忍不住走近了,在陈玄帆的脸上拧了一把。

这皮肤,比她早上偷着煮了吃的扒了壳的鸡蛋都嫩。

不由的骂道:“老娘就知道,你那个死鬼爹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可能生个丑孩子出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障眼法,骗了老娘那么多年!”

陈玄帆就任由她捏,显得十分的有礼貌素质高。

甚至还在她收回手的时候,多问了一句:“娘,还捏吗?”

不捏的话我可要去做饭吃了。

可能要吃光你家米缸的那种。

请你不要介意。

别人穿越之后都会先干什么,陈玄帆不知道。

反正他的穿越,就是先洗干净手和脸,然后掀开米缸的盖子看看里面的米有多少,刷锅淘米准备做饭。

动作一定要快,不然下一秒他可能就要饿死了。

这一顿饭,陈玄帆干掉了米缸里十分之一的米。

按照这个饭量,这一缸米应该能顶三天。

他后娘的脸上,露出了惆怅和欣慰交杂的表情。

“还行,算你小子有良心,还给老娘留出点想想该找谁去借米的空档。”

然而她还是想多了。

这缸米没能撑过第二天早上的一顿。

因为当天晚上,老陈家的传家宝,它认主成功了。

陈玄帆血脉觉醒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吃空了自家的米缸。

泗水汤汤
签约作家
4作品总数 258万作品字数 0天本月更新

作者有话说

作者大大正在奋力码字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