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铁围鹰扬:道爷我要升仙
铁围鹰扬:道爷我要升仙
25 总点击
0 总推荐
0 周推荐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93 总字数
作品信息
目录(268章)
圈子
作品简介

师父说我天生命硬,扛折腾,适合“抓鬼”。
你听听,这是一个师父该说的话吗?
我叫公羊先,道号法显。是个有玄门师承的正宗闾山派道士、有自己名号的闾山法子。
闾山分红头黑头,红头主要是林三奶,也就是林靖姑为主的,主要发源地在闽侯,封号:顺天圣母,其主要做派就是红围裙,相对于祈福多些,顺天圣母也是小孩的护法神,今年因为奏职走红,名声在外,但是真正法科得在我们黑头分支,我们法主属于张慈观,发源于金沙祖殿,我们啥都干,不仅做了红头的祈福,一些超度类,收魂类,我们都做,而且精细。我们法主是老板,下面分为真人,例如吴公真人,徐公真人等,这些真人是法主的徒弟,再下来,就是各个坛口堂口的神仙了,较多,例如我们就供奉清溪显佑伯主为祖师。调五营是黑头法主公派的特色,常用,用于道场护卫,超度接引,都会用到,不过后面红头林三奶他们说他们也会。这么说,我们法主公派,供奉法主公,不供奉红头林三奶,但是红头三奶派,他们不仅供奉林三奶,还供奉我们的张公法主圣君。
听师父说,他最近做了个“很吓人”的噩梦,因为和我有关,所以特意叫我赶回观里,说是要给我请一回法事,驱邪度难,了厄顺运。
《风神貅猊剑》也是我写的,可惜断更了。

作品荣誉

暂无荣誉

支持作品

本月票数

0张

本月捧场人数

0人

第1章 第一幕:师父说我天生命硬,适合御命鬼聻。

大火漫天飞舞,将西子纱香楼整个吞噬,火焰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不久后这座楼便轰然倒塌。飞扬的灰尘和烈焰使得半边天空变得黑暗,白天也变得看不见对面站着的是谁。

今天是城中首富杨淦的婚礼,为了排场,他把整座西子纱香楼都包了下来。万万没想到,这里转眼烧成废墟却成了他的坟堆。

就在前一秒,他还在举行着自己的婚礼,自己和一个十三岁雏妓夏氏的婚礼。

谁成想,有人觊觎他的财产,所以在这里便痛下杀手,将他和他还没来得及入洞房的新妇一起烧成了灰……

木屐山的惯匪王照威,早就听闻城里首富杨淦的富可敌国,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最省力气的手段拿到杨淦的钱,他干脆堵到杨淦婚礼现场的门前,连人带楼、一口气把所有人都送上天!

而他的心思就是——趁火打劫!趁乱偷走婚礼的礼金……

真聪明……

大火之中,他看见了惊慌失措、吓得花容失色、正窝在墙角里一动都不敢动的少女新娘夏氏……

事后,夏氏抱着巨痛的下半身,还有裙摆上星星点点的血色,以及无尽的羞愤耻辱,失神落魄的上吊自杀了……

不过因为动静闹得太大,还没等王照威跑出火场,他就被官府委派、火急火燎的现赶来负责救火的不良人抓了。

怀里抱着一堆“巨款”,洋洋数万之巨,一看就知道肯定不对劲。

王照威被经过复审下诏行刑的时候,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闲汉村妇那可真是人山人海。

行刑之前的王照威身上就一套前漏风后漏雨的囚服,竟然能被他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尿湿五次!

无赖成性的王照威这个时候还哭着闹着要喝水,不过因为罪大恶极,他的诉求根本没人管。

围观的民众山呼海啸的要求速速处决,县令也没有啰嗦,一声令下,再一回头,王照威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行刑刽子手的鬼头法王刀刃尖刀快,只一刀便剁了下来,那颗圆滚滚的猪头掉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出好远……

《玉荒步云至上善人玉秘灵笈真咒经》:

神功无边,拔脱幽冥,正法无涯,超离苦海。

礼拜无上神王,玉清神霄大天尊。

奉我道真,知我玄奇,爱人及人,至上善人,大智若愚,大法泓泓,及根及蒂,万法根本,玉荒真圣,南宫群灵。

并降圣力道力,承斯经力恩力,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志心皈命礼。

上壇齐举步虚声,祝国迎祥竭寸诚,

当日陈情金阙内,今朝霞蔼玉炉焚,

皇图巩固山河壮,帝道遐昌日月明,

万民瞻仰尧舜日,岁岁丰登乐太平。

昔时太上元始天尊,圣驾七宝九龙辇,尊临玄虚太真,见万万真圣,化冥冥之中,十天九地万方真灵主宰,三清六御天地群神之尊。

万万千大神,尽礼拜我主尊圣,但见天尊巍巍法相,只闻人世渺渺混沌。

天尊一念大愿,志在漂洗纯真。

太上元始,布道教育诸灵类,诸神敬礼,真仙欢喜拜服,香供养,高穹天顶玉荒神霄无上大天尊帝君。

大悲大愿,大圣大慈。福佑万圣,总领群星。

群天拜舞玄天上帝,群星璨璨乐舞蹈之。

天尊点悟,开宗明义,大道至简,大义了然,

伏魔证道,立我本根。

太上宏愿,元始誓曰:灵音到处,减罪消愆,宝号宣时,扶危济难。

敕诸天神王,并降圣力道力,承斯经力恩力,护卫弟子,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志心皈命礼。

为我道者,扶危济困,爱人如我,仁及自身,返璞归真,固蒂深根。

爱屋方才及乌,乌鹊唯恋南飞,仁侠立世,大道功成,诚拜太真,宏愿广闻。

玉皇真圣,灵宝天尊,碧游彩云,太白长庚。

金科玉律,玉宫天神,玉册金典,灵宝贵珍,

善恶只一念,太上大天尊,万劫唯真圣,元始领群真,飞腾六万六千大上重天。

赤松灵宝在侧,清泉洗耳恭听。

并降圣力道力,承斯经力恩力,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志心皈命礼。

至圣至善,至仁至真,至孝至义,至信至明,至爱至清,各有所能,各擅其门。

玄门弟子,众力齐天,震撼仙苑,威慑九泉,玉霄神祗,神通穹天。

波及灵府,撼动太冥,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修真修心,真气和顺。

和合阴阳,颠倒乾坤,凌虚步云,羽衣轻身,诚持宝法,弥弥溟溟。

真人至真,呼吸太虚,吐纳纯真,洞天福地,持敬正典,行藏不定。

真经灵宝,贵在恒顺,万万真仙,太幻太真,道文玄虚,非是非常。

黄老教人,辨明本真,光闻正道,太明太阴,称善恒善,称明恒明。

闻知我法,诚拜敬尊,上呈九霄,下启幽冥,诚修此经,宝典大道。

黄泉凄凄,奈何伶仃,星河天渠,紫薇福地,成六万六千大藏,洗除尘怨。

并降圣力道力,承斯经力恩力,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志心皈命礼。

奉我道真,知我玄奇,爱人及人,至上善人,大智若愚,大法泓泓,及根及蒂,万法根本,玉荒真圣,南宫群灵。

洞玄道真,至上善人,罚恶亲圣,天罡风起,地煞隐去,邪祟遁形,怒目神将,破大是非。

并降圣力道力,承斯经力恩力,大悲大愿,大圣大慈,灵真太英,护卫弟子。

太上元始经,玄荒真咒曰:

神游太真,巡视太阴,保守根本,察查酆城,

披坚执锐,铁甲兜鍪,邪祟不遇,妖魅丧心。

天数有常,地狱无门,有常无常,自在本心。

恩被于世,涤荡伦常,天地君亲,大道公心。

大悲大愿,大圣大慈,持诵万遍,妙理自明。

太上元始天尊说法、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持护,神霄天蓬元帅天将大神、北极紫薇大帝,勾陈大帝在侧,元元大神,无不静听。

并降圣力道力,承斯经力恩力,护卫弟子,大悲大愿,大圣大慈。

为我道者,扶危济困,爱人如我,仁及自身,返璞归真,固蒂深根。

奉我道真,知我玄奇,爱人及人,至上善人,大智若愚,大法泓泓,及根及蒂,万法根本,玉荒真圣,南宫群灵。

大德上法天雷明经天尊,洞玄大愿神霆护佑天尊,并降圣力道力,承斯经力恩力,护卫弟子。

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志心皈命礼。

极上玄天,玉荒神霄,龙纹赤文定诸劫。

共是万万天,大圣真王统领,造化玄虚,洞观万万千诸天。

师父说我天生命硬,扛得住折腾,适合修炼“御命鬼聻”。

你听听,这是一个当师父的人该说的话吗?

我叫公羊先,道号法显。是个有玄门师承的正宗闾山派道士、有自己名号的闾山法子。

闾山分红头黑头,红头主要是林三奶,也就是林靖姑为主的,主要发源地在闽侯,封号:顺天圣母,其主要做派就是红围裙,相对于祈福多些,顺天圣母也是小孩的护法神,因为奏职的时候“排场”大,名声在外,但是真正法科得在我们黑头分支,我们法主属于张慈观,发源于金沙祖殿,我们啥都干,不仅做了红头的祈福,一些超度类,收魂类,我们都做,而且精细。我们法主是老板,下面分为真人,例如吴公真人,徐公真人等,这些真人是法主的徒弟,再下来,就是各个坛口堂口的神仙了,较多,例如我们就供奉清溪显佑伯主为祖师。调五营是黑头法主公派的特色,常用,用于道场护卫,超度接引,都会用到,不过后面红头林三奶他们说他们也会。这么说,我们法主公派,供奉法主公,不供奉红头林三奶,但是红头三奶派,他们不仅供奉林三奶,还供奉我们的张公法主圣君。

听师父说,他最近做了个“很吓人”的噩梦,因为和我有关,真的很吓人很吓人,所以特意叫我赶回观里,说是要给我请一回法事,办一场超度科,驱邪度难,了厄顺运。

这能跟我有啥关系?

无所谓了。师父他老人家一直就这么神神叨叨的……伯主爷爷,我错了,不该在心里说师父老人家的坏话。

我一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为了不住道观,经常向师傅讨来各种出远门、采买的任务,趁机会到处游山玩水。

师父兄们都知道我这个德行,也都笑着没有刁难我。

这次也是,我都在外面飘了半个月了。

我的日常那是相当顺遂,要说什么有“劫难”“厄运”、其实这个东西你想躲也躲不掉,不管你害不害怕、有没有办法解决,你的命运早已被你的潜意识里的欲望和纠结决定了,你也必须得自己承担。

办场超度科、驱邪科的法事也不过是图个心理安慰、图个身心平安而已,该是自己承担的就必须自己承担,光是想要靠躲是躲不掉的。所以每次去外面游玩,我也没忘记练习各项功课。

法事很简单,就是把早课的内容再念诵一遍……嗯……嗯?

天地神咒!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

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杀鬼)万千。

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

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

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只见蓦地一阵青烟泛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跺脚时的气浪给震得飞起,“看来穹天也是帮我的!”

一念至此,我催动步法,步罡踏斗、禹步龋行,正待要召兵唤将!

把我自己一个人的心神召唤至此地,具象化展示给法公伯主看,把自己的绝对隐私——内景,具象化放大给人看。然后用自己手上的占卜铜钱,沾油点燃,进行简单的卜算,让我的心神完成本我的化劫度厄,让“我”的灵台净化为纯婴状态,再让这个所谓的灵体进入我的体内。然后用符纸把一张写有我名字的符箓包裹起来,放置在我面前的地上,让它落地的位置与我刚才站立的脚印完全契合。最后我再将“他”送回他应该在的位置。

噗得一下!点燃符纸,扔到地上,顺便把那个纸团也一起点着。

这种手段也算是一种“糊弄”吧。

这种事,我做过好几次了,都很成功,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今年这一次的科仪我居然遇到了麻烦!

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厉害的人,可能是在师父他们教导中得到了很大的启迪吧,我觉得我可以应付这个麻烦。

可是,在法术的施展之下,当我点燃那缕虚无缥缈的灵台三寸虚妄时,却被他的突变震惊了。

“他”的身体是透明的,没有血肉。

他的脖颈之上没有头颅,也就更不会有五官、没有眼睛、没有鼻孔、没有嘴巴、没有耳朵!

他是个人形傀儡!

他是个人形傀儡!

我被吓懵了。

坏了!这种具象化是怎么回事?以前从没听说过!更没有见过!

或者说……这根本不是我的灵台三寸虚妄缥缈之心!

人形傀儡,顾名思义,他是个人形的祭物,可以说某些时候是要代替“主人”去死的,特别是某些情况下像极了是死人的尸首!

我不敢想象,如果点燃的不是灵台,而是他的脑袋或者脖颈的话,会怎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缓过来。

他……甚至没有头……只有一根木头的枝干。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是——内景的虚幻假象?

我不是没见识过鬼怪,甚至我还杀过很多,但是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看见。

定睛一看,刚才扔下写有我名字的纸团的地方、留下了脚印的那块方寸之间的地板上,赫然凭空多出来一颗大拇指指甲大小的石头,我从地上捡起了那块石头,仔细研究着。

第一眼看上去石头的材质似乎非常普通,但是略一用力它的表层居然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看上去晶莹剔透。

我想到了师父他们的说法,这东西不同于普通的石头,这东西是一颗蓝色的珠子,可以吸纳人的灵魂,也可以释放出阴煞之气伤人。这东西是一颗鬼珠。

我不禁有些怀疑,这是真的吗?

在道观出现这种东西?它肯定不可能是真的凭空就能出现在这的!

是有什么人盯上我了,在给我下套呢吧?

可是这里是我的地盘啊,我不是有法主附身吗?我怎么可能被一个人形的东西吓到?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鬼珠重新收回怀中。

我又拿出那个小小的瓷瓶。

瓷瓶里装着的正是那滴鲜艳的"血"液。

看来这次是真的了......

我又想起师父他们曾经跟我说过的一件事情。

那件事,就是当初我和小师妹,还有那位师叔一起去南边,结果遭遇了一群人形鬼怪。那些“东西”数不胜数,我和小师妹,还有那个师叔,都差点挂在那里。

最后,还是那个师叔出现救了我们。

那个师叔,叫张灵枢,他本身修炼的是道门的道术,但是后来却走火入魔,变成了一个人形的恶鬼。

据说他是因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所以才会走火入魔,而且还被他的亲信所利用,成为了杀害妻儿的帮凶。后来他被同门之人所害,沦为鬼魅的同道。我们那段路,被他的亲信带领的僵尸军团堵截住了,幸亏他及时赶到,我们才逃过一劫。那时候他已经半疯癫了,只知道报仇雪恨,而且他们的数量太多了,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只能撤退。

在逃跑的途中,小师妹因为不愿离开师傅和我,被鬼兵追杀,她身受重伤,我不忍看她死去,只能把自己的灵力渡给她,结果她醒来之后,居然觉醒了鬼王之妃的记忆(被鬼王看上,夺了她的舍),并且和我签订了灵宠契约,我也被她强行留在了身边。

我一直以为她是在骗我,但是当她的灵智恢复后,她的记忆却告诉我,她是真的爱上了我,我们两个才能长相厮守。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难道是因为师父他们说的劫难吗?

如果是因为这个劫难,我宁愿选择不做这件事。

我不愿意伤害小师妹,更加不想看着她因此丧命。

我求她为我流一小瓶精纯之血,跟她说让她等着我。

不知怎么搞的,我感觉到一阵眩晕,仿佛有什么在撕扯着我的神志,我的灵台,我的心脏。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平静下来。

看来有必要利用下这一小瓶“鬼王夫人”的血了。

我睁开眼睛,看着窗户上映照出来的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面部肌肉抽搐着。

我伸手摸了一下脸颊,感觉像是有什么在啃噬着一般,那种感觉就好像被刀割,疼痛无比。

“怎么会这样......”我自言自语,感到不可思议,我的身体是很坚硬的,身为修道之人,即便被鬼抓住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啊!

我再一次打开内景、打开天眼,暗中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依旧健壮有力,可是我的心跳、呼吸、脉搏、骨骼、血管却都有了异样,而且还有一股热流在体内游动。

我突然有种恐惧的感觉,这是什么状态?难道说......

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连忙站起身,快步向房间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见到那个刚才看见的没有五官的灵体……这回“它”幻化成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在外面,面目五官全都看不清,她一看见我,就扑了上来……

果毅都尉
签约作家
3作品总数 100万作品字数 0天本月更新

作者有话说

作者大大正在奋力码字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