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分手后,我成了各界大佬的白月光
分手后,我成了各界大佬的白月光
84 总点击
0 总推荐
0 周推荐
更新至
更新于
2024-05-31 01:06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38 总字数
作品信息
目录(191章)
圈子
作品简介

  从知道他要结婚了的那一刻起,她知道,他们的床伴关系结束了。  “不后悔?”他从背后掐着她的腰,咬着她的耳珠,声音又哑又低,“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什么好机会?我不做小三。”她香汗淋漓,浑身火热,身子几乎招架不住。  他有些遗憾,啧了一声。  酣畅结束,关系也就结束了,    从此,她不再出现,而他,却开始意识到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

作品荣誉

暂无荣誉

支持作品

本月票数

0张

本月捧场人数

0人

第1章 他要结婚了,最后一次

门一开,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随即而来的,是男人的迫不及待,整个人将她禁锢在墙面之间,吻密密麻麻地从背后落下,惹得她浑身颤栗。

霍景泽连续出差半个月,一来就迫不及待,连吃不吃饭都不说一句。

“这么着急干什么?”她喘着气,不由得斥责一声,只是这样的场景下的话,听不出半分不快,反而语调都染上了媚意。

双手紧紧被禁锢住,动弹不得,只能任他予取予求。

“这不是怕你等急了?”他的吻随着呼吸喷洒着。

“谁说我等急了?”她矢口否认。

“还说不是?”他将鼻子凑近她的肩膀,手轻车熟路地摸到身前,不轻不重,让她忍不住轻吟一声。

他这才略带得意开口:“特意洗干净,还不穿内衣,不是等不及了吗?”

“你说是就是呗。”她不再否认,不甘下风,手掌在他胸口游走,一路往下,挑逗意味十足。

他早已经蓄势待发,啧了一声,低头咬在她的肩膀,一手去解皮带。

她吃吃地笑了一声,主动将裙子撩到腰间。

夜色正浓,沙发上,身体纠缠,喘息不断,正上演着香艳无比的场景。

后半夜,虞澈筋疲力尽,还未在沙发上喘息一口,忽地被男人抱起。

她以为是去洗澡,没想到在床上,他又压下了身子。

“你他妈还没累?”她忍不住推了推胸口的脑袋,难得爆了粗口。

真想做一夜七次郎啊?不怕精尽人亡?

她在心里默默补充着。

要说出来,这小气男人多半会生气,指不定变着法折磨她。

“老子素了半个月了,一来就被你榨干了。”他低着头自顾自动作。

两人说的明显是两个频道的话。

虞澈也没想到,饿了半个月的男人这么可怕,整整一夜她都没得以闭上眼睛,更别说睡觉了。

天刚亮一会儿,她才终于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天还是黑的,根本不知道是几点。

“醒了?”男人略带困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浑身舒展了一下,翻身去看他假寐,带着浅浅的疑惑,“你怎么还在?”

“这么着急赶我走?昨晚谁缠着我不放的?”他缓缓睁眼,手从她的腰上摸下去,停留在她的大腿,缓慢而有节奏地摩挲她腿上的软肉。

她忍不住蹬了一下腿,把他的手蹬开,“听说你要结婚了?”

“嗯,家里的安排。”他随口答了一句,起身下床,进了浴室。

水声响起,她有些怔愣。

看来这两年的床伴生涯是到头了。

“发什么呆?”

她回神,这才发现,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

灯忽然被打开,眼睛被刺了一下,

“帮我打个领带。”他往她手里塞了一条领带。

“以后你不用来这了。”她收回思绪,裹着被子起身帮他打领带,动作熟稔,语气平静。

“嗯?”他疑惑,“什么意思?”

“你都要结婚了,以后我们也不用再见面了。”她继续道,顿了顿,说:“不合适。”

“闹什么脾气?”他捏了一下她的脸,语调难得带着几分柔情,“我给你带了礼物。”

她一顿,拍开了他的手,将滑落腹部的被子拉上去,掩盖住肩膀以下,继续躺回去,语调懒懒的。

“没闹,好聚好散。”

这是对他的示好视而不见。

两年的床上关系,他对她也有几分了解,什么时候是真话,什么时候口是心非,他还是听得出来的。

男人眸色黑了黑,气息沉重不少,忽地从身后覆上。

床上再次陷入迷离暧昧的博弈。

“不后悔?”他从背后掐着她的腰,咬着她的耳珠,声音又哑又低,“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什么好机会?我可不做小三。”她香汗淋漓,浑身火热,身子几乎招架不住,轻咬下唇,快意充斥在四肢百骸。

男人带着怒气,比起昨晚粗暴太多,多半是在发泄怒火,她心里清楚得很。

“真不后悔?”他又问,像是在确定什么。

她不答,放任自己沉沦。

反正也就这一次了,干脆来个痛快的。

不回答,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等不到她的回答,他有些遗憾,啧了一声。

随着粗重的喘息加喟叹戛然而止,酣畅结束,两人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连着一夜加一早上的剧烈运动,她累得眼皮子都不想抬,见他要走,懒懒提醒:“你的东西给你收拾好了,自己带走,别回头让我给你送去,麻烦。”

他自然是听到了,没有回答,反而是关门声震天响。

再次醒来,天已经黑得彻底。

甩掉脑袋里的混沌,她才悠悠下床,洗掉身上的粘腻,慢条斯理地收拾床边的用品和纸巾,接着又换床单。

沈薏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客厅的混乱场面。

地上男男女女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收拾,她在一边插着腰喝水。

“来了。”虞澈眼皮子都没抬,语气亲切,喝完了一整杯水,放下杯子弯腰去捡地上的衣服。

“霍景泽出差回来了?”看到这阵仗,沈薏皱眉。

“是啊。”她打了个哈欠,“奋战一晚上,累死我了。”

沈薏抿了抿唇,“他要结婚了。”

“知道啊,昨天最后一回了。”虞澈语气轻飘飘的,并不在意。

沈薏点了点头,余光暼到桌角的礼盒,随手拿起来,递给她,“这是他给你的礼物?”

“嗯呢。”她打开看了一眼,眉头拧了起来,随口问了一句:“你要吗?”

还没等她回答,便自顾自回答:“算了,你不用香水,问了也是白问。”

说完,随手将价值不菲的礼物丢进了垃圾桶。

“就这么扔了?看着挺贵的。”沈薏打趣了一句,目光停留在垃圾桶的香水包装上,总觉得有几分熟悉。

“敷衍了事。”虞澈嘲弄一声。

同样的香水,不知道送了多少次了。

“如果实在不想送,没人强逼他,非得弄这么一出来敷衍,真他妈装!”

听到她这么骂霍景泽,沈薏的心稍稍提起,假装不经意问了一句:“你对他用情了?”

萧萧落叶
签约作家
3作品总数 112万作品字数 9天本月更新

作者有话说

作者大大正在奋力码字哦~~~
精彩推荐